您的位置 : 腐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凤皇临世小说精彩推荐-故其渊历安歌在线阅读

凤皇临世小说精彩推荐-故其渊历安歌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20 15:48:00编辑:羡羡

近日之神书《凤皇临世》推荐给大家,本书主角是故其渊历安歌,该小说是一本重生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历安歌笑眯眯地把荷包放到他的怀里,又抱着他把他带出温泉,放在大厅的一张椅子上。拿到荷包,小娃娃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从里边掏出一块又一块的糖,撕开包装纸往嘴里丢去。历安歌也不急,就坐在他的对面静静地看着他吃。

凤皇临世03 凤翎空间

她抚摸着镯子上的纹路,把上一世从头到尾又回忆了一遍。

症结在于她没有灵力,没有灵力,很多事情她便做不成,只能为人宰割。

她的手摸着摸着,突然摸到了一个触感不太一样的地方。那是一只凤凰的眼睛,不知是用什么材质雕刻而成,表面光滑,似乎还有温热之感。

她往下按了按,竟发现这凤凰的眼睛当真能按下去。

就在按下去的那瞬间,手镯发出了一阵耀眼的金光。她连忙伸手遮住眼睛,再睁开时就发现自己到了另一个地方。

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独特的空间,这是手镯里隐藏的空间?秉承着极具好奇心的冒险精神,历安歌开始各种参观打量。

正中是一座巨大的殿宇,在其周围不远处还有两座塔。一座名叫藏宝塔,一座名叫炼丹房。殿前有一大片田地,里边种着稀稀落落的植物,大都是些名贵的草药和能吃的果树,还有些连她也说不上名来的植物。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湖里清澈见底,有几尾色彩斑斓、异常美丽的鱼在湖中游得正欢快。

藏宝塔的门有机关,机关上刻着的形状是一个古怪的爪型。历安歌也只能在外围看看。藏宝塔高七层,塔上密密麻麻地刻着一种像字又不是字的符号。

炼丹房没有机关。她倒是能进到里边去。炼丹房与藏宝塔同高,却只有两层。第一层中央放了个锈迹斑斑的炉鼎,被两根铁链似的东西紧紧缠住。第二层很大,半边是丹药储放的架子,半边是放药材的柜子。

位于整个空间正中间的大殿里,中央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周围又有许多的偏厅。偏厅里放满了书架,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书。大厅最里面有一扇门,门上纹路古朴,图案特殊。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温泉,水雾缭绕,冒着热气。

最令她惊奇的是,水里似乎有一只水鸟在不停地拍打水面,过了会儿又在水中游来游去。像是,在玩水?

过了一会儿,水里那只鸟似乎终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

他一个咕噜扎到了水里,又浮上来只冒出个脑袋尖尖看着历安歌:“你是谁?为什么要偷看小爷我洗澡?!”

“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那只鸟奶声奶气地问道。

历安歌好奇地盯着那只会说话的鸟,传说只有修炼成仙或是神,才能在其化身为本体时口吐人言。这只鸟竟是个仙甚至神?!

“抱歉,我是误闯进来的,无意冒犯。”

水里的鸟突然变成了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朝岸上游了过来。也不知他从哪里变出了一套衣服,胖嘟嘟的小手一挥,瞬间就已穿戴整齐。

走近了,历安歌才发现这个小娃娃长得白白胖胖,眉清目秀,可爱得不得了。头扎一条可爱的冲天辫,穿着一身红色小袄,脸上一副傲娇的小模样。

他走过来一脸严肃地围着历安歌绕圈打量:“难道那人让小爷我等的人就是你?”

那小模样看起来正儿八经,却让人生不起一丝敬畏。配合着他那小胳膊短腿反而越发让人忍俊不禁。

历安歌伸出手一捞,把小娃娃抱在了怀里:“这是哪?你是谁?那人又是谁?”

被她这么一抱,小娃娃严肃的表情瞬间皲裂。他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非礼呀!你你你居然敢吃本小爷的豆腐,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啦?!”

历安歌觉得很是稀奇,一个三四岁的小娃娃竟还知道非礼、吃豆腐、天理王法?

“非礼?你才多大,抱一抱怎么就算非礼了?”说着历安歌摸了摸他头上那根冲天辫,又揪了揪他白皙嫩滑的小脸蛋。

小娃娃一把拍开她揪着他脸的手,气呼呼地扭过头去不理她。

历安歌逗了会儿他,见他还生着气,从荷包里取出了一颗杏仁酥糖,在他面前晃了晃。

他瞥了一眼,傲娇地扭过头去:“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区区一颗糖就想收买我?”

历安歌又从荷包里掏出了一颗糖,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回他多看了两眼,又扭过头去没理她。

历安歌直接把荷包从腰上取了下来,在他面前晃了一圈:“这可是整整一袋糖呢。”

他伸出手就要去抓那袋糖,历安歌偏不让他抓。

“可惜了,看来这袋糖,你也看不上。那就只好归我了。”历安歌举着荷包,长吁短叹。

小娃娃一听,不乐意了:“谁说我看不上了,你将它拿过来给我,我就勉强原谅你的不敬之举了。”

历安歌摇了摇头:“光原谅我可不行,还得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才能给你。”

“可以可以,快给我吧!”小娃娃两眼放光地直盯着那袋糖,用力地点了点头。

他都待在这凤翎空间好几百年了,虽然以他的修为并不需要吃东西,但难免还是会想念食物的味道。这空间里能吃的除了果子还是果子,如今好不容易见了糖,他能不想吃吗?

历安歌笑眯眯地把荷包放到他的怀里,又抱着他把他带出温泉,放在大厅的一张椅子上。

拿到荷包,小娃娃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从里边掏出一块又一块的糖,撕开包装纸往嘴里丢去。

历安歌也不急,就坐在他的对面静静地看着他吃。

这个小娃娃还是很可爱的,喜欢装正经,还有点小傲娇。

小娃娃吃的差不多了,终于停了下来用小胖手随意擦了擦嘴,看向历安歌:“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这是哪?”

“凤翎空间,凤翎手镯里的空间。”

“你是谁?”

“小爷我算是凤翎空间的守护者吧,被人托付在这里面等一个人。”

“那人是谁?”

“这个可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那我是那个你要等的人吗?”

小娃娃皱起了眉头,一脸严肃:“这个不好说。”

“为什么?”

他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虽然你是上千年来第一个进入到这里面的人,但是你和凤翎手镯之间并没有血契。我并不知道凤翎空间为什么会放你进来,但是我要等的那个人必须是能和凤翎手镯订立血契,被凤翎手镯承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