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腐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故其渊历安歌美文欣赏by客司深《凤皇临世》在线阅读

故其渊历安歌美文欣赏by客司深《凤皇临世》在线阅读

时间:2019-07-20 15:49:00编辑:羡羡

《凤皇临世》小说目前的进程是连载中。本书围绕着故其渊和历安歌他们的故事展开,这是客司深的作品。重生小说《凤皇临世》精彩不容错过:白惊雪虽出身名门世家,但到底是个不受宠的。她母亲出身青楼,身份并不光彩。丞相曾经还因为与她母亲的事被百官弹劾,险些连乌纱帽都不保,于是自然对她母亲心怀怨恨,连带着这个女儿也不待见。

凤皇临世05 解除封印

“这右相府里边肯定没有那位大人要找的人,为什么我们要带上一个青灵根的废物。”

“你知道什么,这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些年来,我们找人找得明目张胆,难免不被有心人发现。”

“我就不明白,那位大人找的是五系灵根,就是放眼整个大陆,也没几个。何必让我们盯着这些还没测过灵力的小萝卜头。”

“若不是暗地里有人干扰我们,我们又何至于连那些没测过灵力的都盯上?行了,你赶紧回去睡吧,明天还要启程回青云宗。”

历安歌回想起当时的对话,这么说来,那些人要找的人是她?

小娃娃见历安歌眼中的寒意渐渐退去,这才开口:“跟我来吧,我先帮你把封印解了。”

历安歌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小娃娃一路领着历安歌走到藏宝塔。然后他化成了一只鸟的原形,正是历安歌温泉初见他时的模样。他抬起爪子,朝门上那古怪的爪印按了下去,藏宝塔的门顿时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打开了。

门开了之后,那只鸟又变成了小娃娃的模样,一边领着历安歌朝里边走去一边解释:“我属于上古凤族的分支,青鸾。这座藏宝塔,只有上古凤族能开启。”

历安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走进藏宝塔可以发现整座塔呈环形分了好几层,结构和层次十分分明,奇怪的是若大一个塔却并没有楼梯或是通往上层的通道。抬头一眼就能看到塔顶悬挂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照亮了整座塔的内部,显得整座塔空旷寂寥又肃穆。

小娃娃迈着小短腿走向一楼的一个储物架,取来一颗药丸大小的火红色珠子递给她:“把这颗珠子吞下去。”

历安歌接过珠子打量了一番,放进嘴里吞了下去。

小娃娃指了指旁边一个奇怪的图案:“坐到那中间去,试着炼化它。”

历安歌看得出来,那怪异的图案应当是某个阵法的阵眼,那里的空间能量波动十分频繁。

她点了点头,按照小娃娃所说的坐到了阵眼当中,盘腿打坐,闭上眼睛,试图炼化体内的珠子。

小娃娃见她坐好,又化成原形,飞到历安歌正上方,张嘴朝历安歌源源不断的吐火。

历安歌周身的阵法渐渐亮了起来,呈现出一只鸟的形状。诡异的是,那些火没有伤到历安歌分毫,只是围着历安歌熊熊燃烧着。

历安歌感觉到很热,非常的热,她现在整个人就跟搁在蒸笼里似的。这种热深入骨髓,像是要把她的灵魂都烧得殆尽。豆大的汗珠滴滴滚落,历安歌只能咬紧牙关硬深深受着这煎熬,继续炼化那颗珠子。

随着时间的过去,珠子的力量渐渐融入她的身体,游走在她的四肢百骸,她分明感受到那种热意褪去了很多。渐渐的,她的丹田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周身的灵力像潮水般朝她的丹田涌去。

历安歌感受着周围涌动的灵力,露出了重生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能修炼的感觉,真好,这一世,她定不会再重蹈覆辙!

阵法当中的火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然后消失不见。小娃娃知道,这是历安歌身上的封印已被破解。

随后,他又变成了人形,吐了一口气,蔫蔫地瘫坐在地板上。刚刚解了封印,消耗了他太多的灵力,让他感到精疲力尽。

他看向历安歌:“你如今的封印已解,可以开始修炼了。修炼之事,务必要抓紧时间。”

历安歌点了点头,却有些答非所问:“谢谢。”谢谢你替我解开了封印。

小娃娃有些别扭地扭过头去:“我今天耗费了太多灵力,我恐怕得闭关一段时间了。你自己在外面多加小心。”

历安歌看着他泛红的耳朵尖,淡淡一笑应了声“好”。

小娃娃也不看她,冲她挥了挥手,就朝门口走去。走到一半又回过头嘱咐道:“你现在是五系灵根,切记不要暴露于人前。对了,一楼的那块玉,自己拿着戴在身上吧。还有,等我出关,你要请我吃肉。”

历安歌被他最后一句逗笑了,笑着答应了。

这回小娃娃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藏宝塔。

历安歌看向储物架上的那块玉,色泽温润,白皙无暇,一看便知不是俗物。她小心翼翼地取出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经过这短短的相处,她深知小娃娃绝对不简单。虽然不知这块玉有什么用,但她相信小娃娃的话,想来这玉定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取了玉,历安歌没在空间里多做逗留,立马回到了庭院。

不过出来之后,她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她本来还担心自己在里边待久了,要是天亮了,剪烛找不到她就麻烦了。却不曾想,外边还是繁星点点,月悬夜空。

明明在里边都呆了好几个时辰,怎么到了这外头还是个大半夜呢?历安歌有些不解地低头看了看手上戴着的凤翎手镯。

莫非,里面的时间要比这外头慢上许多?

历安歌回到自己的床上,回忆起这一天发生的事,却是怎么辗转反侧都难以入眠。短时间内,她在一天里历经了重生,又发现了手镯的秘密,最重要也最令她欣喜的是她终于能够修炼了。

但欣喜是暂时的,在她变强的这条路上,任重而道远。她不仅需要变强,也需要阻止左相府覆灭的命运。

她想起上一世,就在她从昏迷中醒来的不久,左相府五小姐白惊雪在十荒森林救了一个名叫连拓的人,那人为了报答白惊雪的恩情,自愿跟随白惊雪辅佐她五年。

白惊雪虽出身名门世家,但到底是个不受宠的。她母亲出身青楼,身份并不光彩。丞相曾经还因为与她母亲的事被百官弹劾,险些连乌纱帽都不保,于是自然对她母亲心怀怨恨,连带着这个女儿也不待见。

不受宠,自然在家中享受到的资源也少。几个兄弟姊妹里,白惊雪的头脑实在称不上聪明。但前世在连拓这件事上她倒是聪明了一回,她十分听从连拓的话。

前世,白惊雪能够在左相府翻盘甚至最后得到太子的青睐,覆灭右相府,都少不了连拓在背后的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