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腐小说阅读网 > 资讯 > 凤皇临世故其渊历安歌-客司深在线阅读地址

凤皇临世故其渊历安歌-客司深在线阅读地址

时间:2019-07-20 15:47:00编辑:羡羡

炎炎夏日,不如观赏《凤皇临世》,本书作者客司深擅长写女频小说,凤皇临世讲述了故其渊历安歌的故事,重生已上线,快来阅读吧:丹药在这个时候还并未出现。更确切地说,是还未在上和国出现。她记得前世,在她十二岁那年,一位从其他地方而来的鬼面公子才将炼丹之术传给了上和国一个叫墨染的年轻人。

凤皇临世02 撞墙的真相

她如今无依无靠,在家中连正经主子身边的丫鬟都不如。便是到时候说是历稚荷捣的鬼,又有几人会相信?

思及此,她连忙叫住了那名小厮。

“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父亲上朝去了,你且瞧瞧是父亲先回府,还是我的丫头脚程快。”历稚荷今日倒是格外反常的淡定,“也别想着三哥会救你,三哥今早一早就出发去了十荒森林。”

打?打不过。抢?抢不过。如今家里人,除了三哥和四姐姐倒也没人会真心实意护着她。

玉佩是肯定要拿回来的,那是太子妃身份的象征,没了信物,她就不能嫁给太子。拿不回来,不仅她要受罚,甚至还会牵连她的娘亲。

只是有一点,为何历稚荷非得逼着她去撞墙?若想让她不好过,直接将玉佩当了,岂不更好?

犹豫再三她点了点头,同意了历稚荷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但我也有两个要求。”

“快说吧。”历稚荷脸上似有不耐之色。

“一,这花园只能留下你我二人。二,你必须先将玉佩交给我。”

历稚荷想了想,同意了。她一个灵者三阶还怕对付不了一个没有灵力的废物?

历安歌走到墙边,用脑袋往墙上撞。

突然,一股力量从她脑后传来,将她的脑袋用力往墙上撞去。

身后传来历稚荷的声音:“妹妹,你这力道太轻了,姐姐我看不过瘾呀。”

那股力量正是身为修者的灵力,是她一辈子也没法拥有的东西。

就在历安歌撞了没几下的时候,花园中进来了几人。历安歌面对着墙,却是看不见的。那几人正是太子和他的随从以及历府大小姐历芸香。

历安歌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历安歌,你在干什么?!”

历安歌回头看去,说话的人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他瞪着她,眼神愤怒又带着一丝嫌弃。

“太子殿下莫要气坏了身子”,在一旁的历芸香连忙劝道,“臣女听闻身边的下人说六妹妹每日对太子殿下日思夜想,才会在此以额砸墙。太子殿下也莫要生她的气了,她也是个可怜的。听闻六妹妹是听信了那上回来家中做法的巫师的话,说是若要得到太子的独宠,必须每日以额砸墙。”

太子看向她手中拿着的龙凤玉佩,对历芸香的话不由多信了几分。随即,对历安歌越发嫌弃了。本就是个没有灵力的废物,还愚昧地听信巫师之言,甚至妄想得到他的独宠。不仅是个草包,还是个愚蠢善妒的草包。

太子甩袖冷哼了一声,扭头就要离去。

历安歌心中一急,什么也顾不上,追上去拉住太子的袖子就要解释。

“太子殿下,你听我解释,是历稚荷伙同大姐姐一起诬陷我的。我没有听信什么巫师的话,是历稚荷她逼我撞墙的!”

太子殿下甩开她的手,回头厉声喝道:“够了!你大姐姐这般替你说话,你如今还要反咬一口!你可真是知恩图报!”

“事情不是那样的,是历稚荷她偷了我的玉佩,我为了拿回玉佩才不得不答应她的!”

“玉佩?”太子指了指她手上的玉佩,“你说她夺你玉佩?她为何要夺你玉佩?”

历稚荷一听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解释道:“太子殿下明察,我绝没有偷妹妹的玉佩。不知妹妹可是对我有什么不满要这般污蔑我?”

历安歌恶狠狠地瞪着历稚荷:“历稚荷!你不仅偷了我的玉佩,你还威胁我要将它当了去!”

“够了!”太子不耐烦地吼道,一句话也不多说气冲冲地离去。

见着太子离去,悲愤交加的历安歌在额头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当中晕倒在地。

随后,便是醒来之后的事了。

上一世就是当朝太子和左相联手扳倒了右相府。

说起来也是可笑,她的两个好姐姐人人都为了那太子妃之位费尽心机地算计她。到头来,不仅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而且那坐上那太子妃之位的人却是她们最信任的小跟班,左相府最不受宠的五小姐白惊雪。

“娘亲,”历安歌反手抓住了水芝的手安抚,“你不要担心,那日着实是我自己撞的。我那么做,是为了引起太子对我的厌恶,好摆脱跟他的这门亲事。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如今已经不喜欢太子了。”

“当真?你如今真的不喜欢太子了?”水芝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历安歌想起外面疯传的传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不怪她娘亲不信她。

世人都知道,历家六小姐历安歌,疯狂迷恋当朝太子。日日写情书,天天作情诗。不许下人说一丁点太子的不是,否则便要拔了那人的舌头。有一回凌王宴客,有位官家小姐多看了太子几眼,她便跟旁人扬言要挖了那人的双眼。后来太子微服私访,在皇城与一女子多说了几句话,不知后来此事怎么传到了历安歌的耳朵里,不出几日,那女子被发现自尽于家中。类似种种,数不胜数。

“真的,”她举起两根手指朝天发誓,“我以性命发誓,若是我还喜欢太子殿下,便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

水芝连忙捂住她的嘴:“娘亲信你就是,以后定不能再发这种毒誓!”

历安歌咧嘴笑了笑,扑进水芝怀里撒娇。

“高墙皇宫女子冢,不喜欢了也好,”水芝轻揉着她的发顶,“只是,真要撞那墙,做做样子便罢了,何苦撞得头破血流?”

“自然是要逼真些的。”

“下次切不可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就算你真的想摆脱太子殿下这门亲事,也不可再用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

“知道啦。”

白日里,周大夫来过了,又给她开了几味苦药。苦得她只想哭,她顿时十分怀念前世的丹药。

丹药在这个时候还并未出现。更确切地说,是还未在上和国出现。

她记得前世,在她十二岁那年,一位从其他地方而来的鬼面公子才将炼丹之术传给了上和国一个叫墨染的年轻人。

自那以后,墨染成立丹宗,广收徒弟,将炼丹之术发扬光大。后来,丹药代替普通的药材成为了主流。

夜里,历安歌独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腕上的镯子。这只镯子是上一世她救了一名乞丐,那乞丐赠与她的。

说起来那也是几年后的事了,缘何几年后才出现的镯子会出现在她手上?